疯狂FANS - 男人边吃奶边做好爽,被多人伦好爽,三人 男朋友 舔整下面 一夜,老公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...

含羞草免费在线影院: hxc5.com  每周更新最新片源

  • 明星偶像

    疯狂FANS

    716

    疯狂FANS

    敏敏是当今乐坛的玉女掌门人。虽然大家都知道敏敏的歌其实唱得不大好,但十八岁的她,人实在生得漂亮,身材又好。她是以健康青春的美少女形象闻名。偶尔露一露香肩玉臂,海报和唱片便可卖个满堂红。很多公子歌儿都想追求她,但敏敏总是不假辞色。所以她出道两年来,均与绯闻绝缘。
    传媒都认为她是爱惜形象,甚至也有传闻说她是同性恋的。但是无论如何,她的独身形象,确可以抓紧大量FANS的心。

    这天敏敏在某大商场的唱片舖内举行签名会。一早便有数百人在排队等候了。

    FANS一早出现的原因之一,是因为敏敏今次唱片是以夏日海滩为主题。唱片封面是敏敏的泳装照,火红色的比坚尼,衬托出敏敏玲珑浮凸的身段。

    虽然只是背影,但已足够掀起轰动了。何况今次签名会,更会派发敏敏的泳装照正面等身大海报,所以消息一传开,她的FANS便一早风闻而至。

    在签名会现场,早已挂起了敏敏的泳装照正面的大海报。但见她穿着红色的比坚尼,微微俯身,露出深深的乳沟。一头乌黑的长髮散在香肩上,全身雪白的肌肤,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面上还挂上天使般纯真的盈盈浅笑,简直杀死人。

    看得正在排队的FANS们全身冒汗,恨不的马上据为己有。看来这海报一定会成为城中少男的飞机恩物了。

    时间到了,敏敏準时到达。守时是她的优点。虽然令到歌迷大失所望,她今天不是以泳装出场 (要不然可能暴动!)。但她今天的打扮,却仍足以令人热血沸腾啊!

    敏敏穿了一件纯白色的小背心,露出嫩滑的香肩;而下身则穿了条最时髦的碎花迷你裙和一对白色的绑带凉鞋,两条修长的粉腿,摇曳有緻的漫步进场,叫人看的口水直流。即时惹得全场口哨声四起。

    「敏敏,我爱妳!」歌迷的反应十分热烈。

    签名会进行得很顺利,FANS们初时都很守秩序。但突然一阵轰动,狂排队前面的人群都突然向前冲,推跌了分隔人龙的铁马。原来敏敏一时不慎,胸围的吊带在小背心的空隙中露了出了。

    哗!玉女走光!登时秩序大乱,部份FANS还扑上前想触摸偶像。其中自然有人意思不轨,想乘机抽抽水。商场的保安员和唱片公司的保镳都拼命顶住人群。但在后排的人听到敏敏春光乍洩的消息,都拼命挤前想一窥美景。

    渐渐保安员已无法阻挡大群FANS,其中一人更被红了眼扑上来的FANS撞倒地上,防线终于突破!

    大批FANS扑向签名檯。唱片公司的职员和敏敏的媬母都吓呆了,不知如何反应。敏敏更是花容失色,几乎哭了出来。

    还未定神,人群已杀到面前。混乱间,有人一手抓住了敏敏的背心。她很自然地向后一缩,「裂」的一声,敏敏的白色小背心已被撕碎,布片在空中飞散。敏敏整个上身登时露了出来,只余下一个幼带的喱士胸围,仅仅遮盖着她丰满坚挺的胸脯。

    在薄薄的喱士胸围上,还隐约见到敏敏那因受惊而凸起的乳头。粉红色的肌肤和深深的乳沟还在微微颤动。这香艳镜头,令原本已失去控製的FANS更是狂性大发,像一群饿狼似的向敏敏迫近。

    眼看唱片公司的职员和的媬母都已被迫了在人潮之外,呼救无门,敏敏吓得花容失色。双手紧紧的掩住胸部,一步一步往后退,在短裙下的玉腿不停的发抖。呀!背部已踫到墙壁!退无可退了。心想:「绝望了!」

    突然间有人一手抓着她的手臂,她未及回头,已被人拉进了走廊。一个穿着警卫製服的人将她推在一边,然后将一枝地拖柄插进走廊门的把手中,仅仅挡住扑上来的人群。

    「快走!」那人一手抓着敏敏的手臂,一面喊道:「这门挡不了多久的。」

    两人沿着走廊飞奔,后面已传来走廊门被撞开的巨响。敏敏只有拚命的走,鞋子都掉了,也不知走了多久,终于走到商场的后巷。

    那人将敏敏推上一架停泊在那里的车子上,马上发动引擎驶离。

    敏敏回头一看,刚好见到大批疯了一般的FANS冲了出来。他们见到吉普车飞驰而去,已追不及了,只有大声咒骂。

    敏敏惊魂稍定,俏面通红的在娇喘着气。全身香汗淋漓。突然感到,怎幺胸口凉凉的?此时才想起自己衣衫不整。

    低头一看,原来刚才奔走间,喱士乳罩已经湿透了,变得透明。而且其中一边的肩带更已经断了,她的右边乳房整个露了出来,雪白的肌肤晶莹剔透,粉红色的乳头,随着急速的呼吸,一跳一跳的,剎是诱人。她娇呼一声,连忙用手将玉乳遮住,不禁粉面飞红。

    横眼一看身边的警卫员,正想开口,突然发觉车子正往郊外驶去。心念一动,口鼻已给一条手巾掩住,浓烈的哥罗芳气味传来,随即昏了过去。

    「不要自作多情去做梦...........」

    啊!是自己最新的上榜歌。

    敏敏打个呵欠,伸伸懒腰,张开美目。哎呀,头很痛!坐起身一看,这是甚幺地方?

    四边墙壁,不,全个房间都是白色的。但却没有甚幺家俱。数来数去就只有这张床。啊!天花闆原来是个大镜子。敏敏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倒影。虽然仍有点头昏脑胀,但总算记起发生甚幺事了。

    敏敏一跳下床,习惯性的用手掩住裸露的乳房。四周探视之下,房中根本没有其他人。房子是纯白色的,墙壁和地闆都铺上了一层软软的垫子。面积大概有二百平方呎,十一、二呎高。没有门窗的。不知从那里传来自己最新唱片的歌声。

    敏敏细心的四下检查,终于发现了一扇暗门。因为门上都铺上了和墙壁一样的白色软垫,如果不是小心检查,根本很难察觉到。敏敏慢慢的将门打开,原来是个衣柜。里面挂了两三件衣服,敏敏眼尖,一眼便认出全是自己喜爱的登台服,还有内衣裤和睡袍。敏敏马上穿上新的内衣和睡袍。穿上衣服,总觉得安全一些。

    穿好衣服,定一定神。敏敏再四周摸索,希望找到出路。不过这次失望了,找了好半天也找不到。只有坐在床上休息一下。细想之下,登时感到不妥。这里是甚幺地方?那个男人是谁?为甚幺他会捉自己到这里呢?而且衣柜里的衣服全都是自己的,连内衣裤的呎吋也完全正确。

    真奇怪!是了!自己是否己经被人姦污了呢?虽然敏敏仍是处女,未曾有过性经验,但下体不痛不痒的,丝毫没有被人搞过的痕迹。应该没事吧!不禁伸手入内裤内摸摸,乾的!嘘,没事!天花上突然出现了个画面,原来天花闆是个大电视。画面播的是自己的MTV,咦!这MTV应该仍未出街的呀,难道自己已被睏了很久?

    这MTV便是唱片主打歌「夏日恋人」,自己首次泳装上镜。当时经理人花了不知多少唇舌,才说服自己肯首。唉!现在.......画面一转,是新闻报导:「今日XX商场的歌迷签名活动演变成暴动,警方在现场拘捕了三十多人。着名玉女歌星邹敏敏在混乱中失蹤。警方现在正追寻一名年约三十岁,身高五呎八、九吋的中国男子协助调查。」而画面则播出了商场的混乱情况,看来是商场的闭路电视拍到的。

    敏敏看到自己被大班人围着,迫到走廊边,门一闪,自己便被拉了进去。由于太远了,连自己的上衣已被撕烂了都看不到。何况那个警卫的面貌呢?画面又转了,这是....这是自己的家!敏敏几乎不敢想信自己双眼。

    画面中敏敏正开门进来,顺手便把上衣脱去。由于工作关係,她是自己一个人住的。她住在半山大厦的顶楼,单位是向海的。因为地势高,根本不怕被人窥看,故此敏敏在家中时一向穿的很少。画面中的敏敏己经走出了客厅,离开了画面,镜头一转,竟然接进了睡房!

    敏敏反手到背后,除了胸围的扣子,随手一丢,便把乳罩抛在床上。一双健美的乳房登时解除束缚,弹了出来。她对镜子照了一照,面上露出满意的笑容。跟着便俯身鬆开裙头,脱去裙子;然后坐在床上,脱去丝袜,最后连内裤也除去了。全身赤裸的对着镜子转了一个圈,然后背着镜子照了照臀部。伸手扫扫微捲的阴毛,转身在床头柜取出剃毛机,修剪着下体的细毛。

    呀!记起了,这是拍MTV的前一天,导演特地吩咐敏敏这晚要脱去内衣服睡觉,以免明日拍泳装照时现出内衣裤的痕迹。因为要穿比坚尼,怕不小心露出毛毛,故此特地买了个电动剃毛机修剪阴毛。自己那天晚上还在镜子前转来转去,搔首弄姿,摆了不少姿势啦!最后还......还向着镜子......向着镜子自慰了一次。

    想到这里,敏敏不禁粉面飞红。画面上,敏敏已坐在床沿,神情狡黠的向镜子中的自己伸了伸舌头,然后便闭上眼睛,伸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;另一只手也没有空闲下来,已经摸到了自已的阴户。只见平日如天使般纯洁的玉女邹敏敏,这时却一脸淫慾的在自慰。手指不停的在阴唇上下移动,最后停留在阴核上,用力地按压。

    敏敏知道自己的「小豆豆」是十足敏感的。一踫便有触电的感觉。只见画面中的敏敏已睡倒床上,右手不停地抚弄着玉乳。口中喘着气,星眸半开,朱唇微张,一面享受的神色。在灯光下可以见到阴户已经开始湿润了,阴道中流出来的爱液很快已湿透了整个阴部,闪闪发光的。还沿着大腿根部滴到床上。

    随着手指的动作加速,敏敏的面容有些扭曲,不但绉起了眉头,连鼻子都绉了,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全身都在颤抖着,脚趾也因为全身用力收紧而弯弓了。

    突然,敏敏全身一震,高潮到了!

    在一阵强烈的快感冲击之下,敏敏无力的摊软在床上,淫水从阴户内汨汨的流出,在床上湿了一大片。

    看到自己自慰和高潮的画面,敏敏感到面红耳赤,同时知道裤子湿了。

    突然,敏敏感觉有人在耳边轻轻说话:「很刺激,是吗?」

    敏敏本能的回头一看,只见一副纯白色的面孔,距离自己面前不过数吋,几乎贴到鼻子上了。敏敏当堂惊呼一声,身子马上退到床尾。手中抓着床上那薄被遮在胸前。

    「对不起,吓着妳了。」那人温柔的道。

    敏敏定一定神,发现那人原来是戴上了一副面具。正是可歌剧「Phantom of the Opera」主角戴的那一个,把脸孔上半截都遮住,只是露出嘴唇。

    敏敏大着胆子,颤声问道:「你是进?干吗抓我来这里?」

    面具下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:「妳不应先多谢我救了妳吗?要不是我,妳可能已经给几百人轮姦了。」

    想起当时的危急,敏敏犹有余悸。她吞一吞口水:「但你为甚幺捉我来这里?这是甚幺地方?你快点放了我吧!」

    「既然捉了你来这里,放妳走是没可能的了。至于我是谁,现在亦未到适当时候告诉妳。但其她问题,我儘可能给妳答案吧。」那人说着,同时站起身来,坐在床沿上。

    敏敏把手上的薄被抓得更紧,缩在床角。心想:「也好,多说几句,拖延一下时间。」同时眼睛不禁打量一下这个矇面人。

    他并不老,大概只有二十多岁。一头短髮,眼睛在面具下仍显得十分明亮。嘴唇也蛮性感的!身材不十分高大,颇为粗壮。但却算不上是肌肉型的。和自已的秘密恋人廖震比起来,则稍缣粗犷了一点。身上只穿着普通的T恤短裤,没甚幺特别。

    那人见敏敏眼波流转,上下的打量自己。微笑道:「怎幺样?不比你的廖震哥差吧!」

    一听到廖震的名字,敏敏吓得连心也跳了出来。没有可能的!她和廖震的恋情,连自己经理人和媬母也不知道。这人怎幺可能........

    「不用惊慌。」那人趋前了一点,敏敏又缩了一缩。只见那人扬一扬手,天花闆上的大电视又亮了。

    画面中,敏敏正倚在一个俊美青年的肩膊上,一面陶醉。这个脂粉味极浓的美男子正是廖震。这是去年圣诞敏敏和他秘密到夏威夷渡假的情形。

    廖震是本地粮油大王的独子,他自从两年前和敏敏在一个舞会中认识之后,便秘密的和敏敏约会。

    这事只有双方的家长知道,廖震的父母都十分喜欢敏敏,但为了家族声誉,他们要求敏敏先洗尽铅华,退出歌坛,才公开这件事。而敏敏却想一尝当红的滋味,方才在顶峰中引退。因此也乐于将这段地下情隐瞒。反而廖震自己倒有点不置可否,很多时候都是敏敏主动找他的。

    廖震去年已飞了到美国读书,两人已很少见面。但长途电话上的马拉松情话倒也少不了。敏敏之所以能够守身如玉,不受娱乐圈中的种种引诱,最大的目的,其实是为情郎保住贞操。

    「我是你的超级FANS,由妳初出道起,我就爱上了妳。妳的每一张唱片,都是我的珍藏。」

    那人低下头,慢慢的说道:「每逢有妳做封面的杂誌,我一定购买;妳出现的电视节目,我也一定会录下来。翻看数十次。但渐渐.....我觉得不满足。我要比其他人更了解妳,我要知道更多!」

    他突然抬起头来,眼里闪出摄人的光芒。敏敏登时吓了一跳。

    「我开始跟蹤妳,从妳每天抛弃的垃圾中,尝试探索妳的一切。我知道了妳的银行户口号码、信用卡号码、喜欢吃甚幺零食、喜欢到那儿买衫、穿甚幺呎吋的衣服鞋子、用甚幺牌子的香皂、洗头水,甚至卫生巾。连妳每个月不方便的日子,我也一清二楚。」

    「最后,我知道了那个廖震!」他似乎非常憎恨廖震,咬牙切齿的说。

    敏敏张大了口,她不相信!这个人竟然知道的那幺多。

    画面上,天色已经黑了。廖震和敏敏已回到渡假酒店的房间,抱在一起正在热吻。廖震的双手在敏敏的玉背上下抚摸,同时用嘴吻着敏敏的粉颈,吻得敏敏娇喘连连。

    廖震突然停下来坐在床上。敏敏面上一面狐疑。只听见廖震道:「把衣服脱下让我看看。」起初敏敏还在犹疑,最后,只见她一咬牙,盈盈的解开衣钮,转眼已将身上的衣服脱得一乾二净。敏敏当然记得,那次她其实已打算向廖震献出宝贵的处女。

    画面上敏敏紧闭着眼,面上通红,呼吸急促,一手横抱在胸前,遮住一对晶莹的美乳;另一只手,则垂下盖住少女的禁地。但一丝丝的柔毛,却俏皮的从指缝漏了出来。乌黑的弛毛,在雪白的肌肤映入之下,格外撩人。敏敏全身赤裸的站在廖震面前,娇躯不停的颤抖着。

    「真美!简直是上帝的杰作。令人多幺羡慕呀!」廖震由衷的发出讚叹。

    他站起身,拉开敏敏遮盖着胸脯和阴户的双手。露出从来未被男人见过的美丽身躯,像维纳斯般美得耀目生辉,令人不敢迫视。

    敏敏对自己那33-22-32 的身材一向很自信,丰满的双峰耸坚挺,而且充满弹性。浅粉红色的乳晕不很大,鲜嫩的乳头微微向上,像向人招手似的。敏敏的阴毛不算浓密,疏落有緻的生在微微隆起的阴户上。当中隐隐见到两片娇嫩的阴唇,正在一抖一抖的。在两片阴唇顶端,可以见到那小豆豆已被开始渗出的爱液湿润了。

    廖震拥着柔若无骨的敏敏倒在床上,口中说道:「好幼滑的皮肤啊。」

    口已含住了敏敏的乳头。敏敏兴奋的娇呼一声,双手搂住廖震的背脊,用力的抚弄着。

    廖震很细心私欣赏敏敏的身体,他的舌头一路向下移,把敏敏吻得一身都是口水。因为少女的矜持,敏敏不敢大声呻吟,只能轻声依依呀呀的啼息着。正要舔到敏敏的禁地,廖震忽然停了下来,把敏敏一推,使敏敏俯伏床上。

    敏敏闭上美目,任由爱郎摆布。只见寥震用手轻轻的沿着敏敏的玉背抚摸。像一个古董商人抚摸着绝世奇珍一样,他的手势十分温柔,每一下轻触,都挑动着敏敏的心弦。最后,廖震的手到达了敏敏的玉臀。

    他俯身下去,吻着敏敏的屁股。舌头沿着股沟直往下舔。从身下传来的强烈刺激,令敏敏像失去控製似的双脚乱踢,不断地摇着头,口中「荷荷」的喘着气。啊!寥震的舌头竟钻进了肛门。

    「那里.....髒....」舌头像小蛇一样的在敏敏的肛门内左冲右突。初时敏敏只觉得少许不舒服,便忍住让廖震继续下去,怎料廖震却忽然用力的将食指插进洞去。

    「痛,不要。」敏敏感到很痛,于是提出抗议。但廖震却像听不到似的,连拇指和中指也强塞了进去。

    「哎呀!」剧痛之下,敏敏用力一踢,把廖震踢了下床。

    下身剧痛,敏敏连忙用手摸摸屁股,呀!有血,肛门被弄损了。不禁杏眼圆瞪,鼓起香腮的问:「你太粗鲁了。」说罢,就气鼓鼓的站起来,穿上衣服走了。而廖震则像呆了一样,坐住地上,没有追出去。

    自从那次之后,敏敏就没有再见过廖震。她赌气自己飞回香港,寥震也回到美国继续读书。后来廖震不知在电话中赔了多少次小心,又连续送了一个月鲜花,才逗回敏敏的欢心。

    「他不配拥有你!他不配!」矇面人看到画面中的廖震,显得十分激动。他一手扯开敏敏手中的薄被,扑了上去。

    敏敏见矇面人飞扑过来,连忙往旁闪避。但却仍然被他抓住足踝。矇面人用力的将敏敏拖回床上,一反身,已把敏敏压在身下,双手将敏敏的两手按住。嘴巴在敏敏的俏面及粉颈上狂吻着。

    敏敏用力的挣扎,拚命扭动着身体,泪流满面的在哭叫:「不要!不要!」矇面人用左手紧紧抓着敏敏双手,腾出右手往敏敏的睡袍的领口上一抓,一用力,便把丝质睡袍撕成碎片。敏敏身上一凉,不禁狂呼一声,挣扎得更厉害了。

    在这样的剧烈挣扎下,矇面人不能再进一步。他索性以逸代劳,只是慢慢的用右手在敏敏的身体上四处游走。果然不一会敏敏已经力尽了,挣扎也已相继减弱,只是无力地扭动着身体。

    敏敏感到矇面人的手在自己身上四处轻柔的抚弄,她己无力抗拒,只有强忍住自己的感觉。但偏偏那要命的手却像在跳芭蕾舞似的,一下一下的挑起自己的情慾。

    渐渐地,她己忘记了压在身上的只是一个陌生人,脑海中只感觉到阵阵快感,口中不自觉地发出甜蜜的娇喘声。身子也开始迎合着矇面人的爱抚了。

    矇面人像感觉到敏敏内心的召唤,左手慢慢鬆开敏敏的手腕,转而进攻敏敏的玉乳,同时用嘴唇吸吮着敏敏的耳珠。敏敏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耳珠原来是那幺敏感的,只感到眼前金星直冒,快感直冲脑门,忍不住狂喊一声,扭头想避开。

    矇面人却像早知敏敏的反应似的,早已用手顶住,不让她躲开。右手更乘机从乳罩底下进佔山头,在娇嫩的乳房上肆虐。敏敏乳房滑如凝脂,令他爱不措手,矇面人的手沿着乳房的底部,一步一步的循着高耸的山峰直往上爬。敏敏的呻吟声也像在配合似的不断提高。手指终于到达峰顶,指尖却只在乳蒂旁边轻轻转圈,乳晕上的毛孔在高度的刺激下都凸了起来。

    敏敏只感到乳头十分空虚,心中不禁渴望着,期盼着。终于,食指按上了乳头,就像按着了敏敏的情慾总掣一样,敏敏崩溃了!快感排山倒海,铺天盖地似的蜂拥而来,高潮涌至,敏敏眼前一黑,失去了知觉。

    好一会,敏敏才从失神中回复过来。她张开眼,见到矇面人已离开了自己的身体,只是坐在旁边,一言不发的凝望着自己。他见敏敏已经醒转过来,轻声说道:「对不起!我一时控製不了。妳太美丽了,我也太爱妳了。」

    「不!请你放过我吧!我不可以对不起震哥的。」

    敏敏抓着矇面人的手臂哀求着。

    「他值得妳这样爱他吗?妳对他的认识究竟有多深?」

    敏敏正想反驳,但马上语塞了,她真的不甚了解廖震。除了绵绵情话之外,廖震根本很少和她沟通。他的兴趣、他的喜好,自己一概不知。敏敏心中开始起了疑问,究竟自己是否只是被廖震的俊俏外表和显赫家声所吸引?这是爱吗?

    「就让妳看看这混蛋的真实面孔!」矇面人又扬一扬手,天花闆上的萤幕又亮了。

    敏敏看到萤幕上出现了一男一女,男的是个全身赤裸的洋人,混身毛茸茸的像只大猩猩。女的很明显是东方人,皮肤很白晢,正俯伏在洋人的下身,嘴里含着洋人的大鸡巴,不停的在上下套弄。一头乌亮亮的长髮,几乎可以和自己的秀髮比美。

    那洋人把阳具从女人口中拔出,哗!又粗又长的,像婴儿手臂一样大。他将女人反转,让她跪在床上,浑圆的屁股高高挠起。洋人大力的打了女人的丰臀几下,一个个红红的掌印呈现在雪白的屁股上,显得格外夺目。女人却没有喊痛,反而将屁股迎上去。洋人自用手指插进屁眼挖了几下,吐一口唾液,涂在屁眼周围和阳具上。然后把满是唾液的大阳具,一下子便从屁眼中插了进去,一插到底。

    那女人发出摄人的呻吟,跟着洋人的抽送,很有节奏的迎合着。粗壮的阳具在菊花纹的屁眼中疯狂的抽插着。敏敏从未见过肛交的场面,只看的目瞪口呆。

    怎会可能!阳具那幺粗大,屁眼那幺小,上次廖震只不过插入几只手指,已弄破了自己的肛门,过了十多天后,上厕所时仍觉得刺刺痛的。

    这时,只见洋人从后一手将女人搂住,抚摸她的胸脯。敏敏一看,这女人的胸部似乎太平坦了些。女人嘤的声,一抬头回首向洋人索吻。敏敏终于看到了她的脸。

    呀!敏敏不期然的用手掩着嘴巴,製止自己叫出来。这女人,不!不是女人!「她」是廖震!

    「他是个的同性恋者,而且是个雌性的。而妳!只不过是他用来欺骗他父母的榥子。他的双亲,以为妳的美丽可以改变自己变态的儿子,才会让他出洋留学,但是他们错了。」

    「不是真的!不是真的!」敏敏的眼泪夺眶而出,她不肯相信,但却不能不相信。自己全心全意去爱的男人竟然是个「基佬」!敏敏终于失声痛哭起来。

    「儘量哭出来吧!」矇面人柔声的说。

    敏敏抬头看着这个陌生人,突然间觉得他很亲切。矇面人温柔的把敏敏一拥入怀。敏敏便伏在他肩膊上,凄厉的哭起来。

    她哭着哭着,也不知过了多久,泪也流乾了。只听见矇面人轻声说:「上星期他已正式做了变性手术,现在已变了一个不摺不扣的女人。我有最新的片段,妳要看看吗?」

    敏敏想起以往和廖震的亲密,突然感到很噁心。她摇摇头,又哭了起来。

    突然间,一切的疑团都解开了!为甚幺廖伯母总爱不厌其烦的探听他俩亲蜜的情度?为甚幺廖震会时冷时热,为甚幺他会出奇的、近乎过份的温文细心?为甚幺他会愈来愈皮光肉滑?为甚幺他只对自己的屁股有兴趣?她愈想愈气,懊恼自己的愚昧无知。泪水又不受控製的如泉涌出。

    矇面人见敏敏哭得梨花带雨,感到很心痛。他轻轻托住敏敏的下巴,温柔的吻在她的眼皮上。他再吻去敏敏的泪水,然后很缓慢地,吻向敏敏的嘴唇。

    文章评论

  • 首页

    视频

    图片

    小说

    {maccms:visits}

    男人边吃奶边做好爽,被多人伦好爽,三人 男朋友 舔整下面 一夜,老公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...